洗碗雜想

–辛立牧師

吃了晚飯,楠定師母給姊妹們打電話,洗碗的任務就落在我身上。手上幹著家裡“最底層”的家務,腦袋瓜裡卻一直想著今天送上天的飛船。人啊,真奇怪。

想起這位賣“船票”的馬斯克,一張票5500萬美金,而且今天一賣,就是兩張;1億1千萬美金。說賣的貴嗎,比起蘇俄的船票,一張就向美國開價7000萬美金,是便宜很多了。說賣的便宜嗎,我們全教會弟兄姊妹們一輩子的薪水加起來,似乎都達不到這個數兒。他當年怎麼想起來作這筆“好買賣”?是聰明、還是這個人真有點怪?

當年馬斯克賣第一張“船票”的時候,沒人“上當”。最後,一位日本人把它買了去。有些中國人就說:“這日本人真傻,幹這蠢事。你看我們中國人,花幾百萬和波菲特吃頓午飯,就知道了賺幾千萬的秘訣。我們多實在。”日本人啊,你可真有點奇怪。再一想,是你有毛病、還是我出了問題?

想不透、一失神,忘了自己在洗碗;水從槽子裡流了出來,滿地都是。碗沒洗好,卻要拖地。自己跑了神,給自己找麻煩;真是自找沒趣。剛才的思路被打斷了,人啊,一有事兒,就忙亂;一沒事兒,就遐想。人啊,你好奇怪。

人的奇怪,還可以找出原因。有些人是自己見識不夠,就看別人怪。有些人是自己怪,就看別人也怪。有些事兒本是怪事兒,見多了、習慣了,不僅見怪不怪,還要替代正經的理兒;比如婚姻中的許多怪事兒。人啊,只有自己不怪,才能分辨什麼是怪事,什麼是正理;你說對不對?

基督徒呢?怪還是不怪?有時候真不知道該不該直說?明明已經有了主耶穌為我們用寶血定好的天國門票,心卻常常在世界;整天為著那能朽壞的事情操勞。明明有天倫之樂可以享受,卻不珍惜眼前的福分。明明知道讀經禱告的益處,卻整天把別人從網上抄來的東西轉來轉去 。。。。如此等等。如果真的見怪不怪了,我們真的要檢查,是不是讓這個奇怪的世界,把我們改變了?

想起馬斯克的時候,怎麼又想起了馬克思?我們這些受馬克思主義薰陶的人,如同從墳墓中爬出來一樣,需要多久才能脫去那股死人味兒?看著手裡的碗,在洗滌劑的泡沫中,脫去了那層油垢;我身上的那些罪惡啊,要神用多少牛膝草和強鹼,才能洗刷乾淨?我願意將自己交在神的手中,讓他來潔淨嗎?

神啊,在我們成為你的兒女之後,身上仍然有許多需要你來糾正、洗滌、清理的東西。只有讓我們的心思意念常常聚焦於你,我們所有的“怪事”,都會被改變。求神塑造我!

碗洗乾淨了,清清潔潔,整整齊齊的擺在那裡,明天再用。主啊,求你潔淨我,把我擺在你要擺的地方,隨時聽你差遣。主啊,我真感謝你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